馬來西亞
D7~D11 1/28 ~2/1 福隆港-Fraser's Hill

FHNP00 Frasers Hill.jpg  

Puncak Inn

FHNP38.JPG FHNP39.JPG

我們1/27深夜到這裡, 預定2/2 一大早去Taman Negara NP, 一共有整整5天的時間可以看鳥, 後面的行程既沒有預定旅館, 也沒有安排車子, 因此完全沒有壓力, 也沒有時間表, 看過癮了再走! 呵呵呵! 真是有夠瀟灑.

這裡長長短短的步道共有8條, 我們主要在 The Hemmant Trail(1000米) 和 The Bishop Trail(1500米)來來回回的賞鳥, 有回旅館途中經過 The Mager Trail(1000米), 有試著走 The Pine Trail(5000米), 我們走到陡降坡的地方就回頭了, 其餘的步道參考前人的賞鳥資料, 沒甚麼鳥, 因此我們也沒花時間去走. 用了兩天時間走了兩次的舊路(old Road), 因為步道都在密林子裡, 太早出門林子裡光線很暗, 看不到鳥, 所以我們在這裡比較"腐敗"的7:30 才出發, 真好, 可以多睡一點覺.

吉隆坡機場海拔122米, 一路上山, 來到我們住的Puncak Inn海拔1226米, 早晚還有點涼, 幾條步道海拔大約在1200米到1300米之間, 大約是北高南低, 舊路的Gap 海拔864米, 是我們這次在這裡賞鳥海拔最低, 最南的地方.

在這裡我們遇到了一位瑞典老阿伯, 自己一個人賞鳥, 身體健朗, 走路,搭順風車和公共交通工具, 是他主要的交通方式, 很認真, 也很能走, 是個標準的鳥人, 鳥人的作息類似, 地區賞鳥的重點相同, 因此一路上不斷的碰面, 一回生, 二回熟, 三回就是老友了.

遺老不斷的和他交換彼此鳥訊, 也不斷的彼此炫耀著收獲的鳥種, 老阿伯, 只有紀錄, 所以只能用描述的說明在哪裡看到甚麼鳥, 遺老的玩具可多了, 又是像機, 又是GPS的, 看的老阿伯口水直流, 在遺老精確的指點下, 他好高興的找到了藍鳾, 後來雖然交通方式不同, 我們卻又選在同一天轉戰Tamn Negara, 這個分享與炫耀的遊戲可以繼續演下去了, 到了Tamn Negara在賞鳥的路上再遇到他時, 已經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了.

他這一次出門, 預計轉戰各地要3個月才回家, 呵呵呵! 真是佩服他的精神, 出門超過兩週, 我就會覺得日子太長了, 他能一個人玩3個月!

遺老遇到了多年前帶他泰馬看鳥的老朋友, 這回帶著一對台南來的鳥友夫妻拍鳥, 呵呵呵, 真是分外親切, 阿霞打手機給馬來西亞鳥友想要打探這裡有沒有甚麼特別的鳥訊時, 正是週末, 說巧, 真是巧, 剛好馬來西亞鳥友他們也趁著週末, 上這兒來拍鳥, 更巧的是, 他就在我們打手機的路邊餐廳和遺老的老朋友/台灣夫妻一起吃飯, 世界真是小! 賞鳥圈更小, 全攪和在一起了, 少不了一陣開心的哈啦, 分享鳥訊.

Old Road

 11FHNP 700m.jpg

由旅館走舊路下山, 中間Gate到Gap有8公里, 加上Gate前與Gap後的路程灌灌水, 單程約10公里, 海拔落差有340米, 早上下山容易, 下午回旅館就爬得有些吃力, 我們賞鳥的速度大概是時速2公里, 所以上午一路下山走個5小時, 午餐休息一下, 下午再往回走5個小時, 一天得走上20km, 本來, 玉霞還擔心我走不完, 準備走一段, 叫Samy 來載一段, 呵呵呵! 走完後我給自己鼓鼓掌, 我做到了, 1/28 2/1 我們各走了一次!

這條路上是主要石紋鷦鶥紀錄的地方, 因此吸引了各地的鳥人來此一探究竟, 我們兩次的探訪, 每個轉彎有水的地方都找牠, 雖然常常聽到牠的叫聲, 可是老是沒現身, 最後遺老終於達成了願望, 可惜我錯過了, 下次還得來補考.


FHNP01 Old Road.JPG FHNP02 Old Road.JPG

路邊的分支步道

FHNP03 Old Road.JPG FHNP04 Old Road.JPG FHNP05 Old Road.JPG

瑞典老阿伯與我們一起找石紋鷦鶥

FHNP11 Old Road.JPG 

轉彎有水的地方

FHNP08 Old Road.JPG 

 FHNP09 Old Road.JPG

The Gap

FHNP07 Old Road.JPG 

這條路上雖然我沒有見著第一目標鳥種石紋鷦鶥, 不過我在邊上慢慢的撿, 卻也收穫豐碩, 計有 棕頭鵑鳩/黑噪鶥/白腹金絲燕/冕柳鶯/藍枕花蜜鳥/栗頭噪鶥/黃腰斑啄木鳥/火簇擬啄木鳥/馬來鷹鵰/栗背鈎嘴鶥/橙背啄木鳥/紅翅綠啄木鳥/馬來紫嘯鶇/黃頸斑啄木鳥/巽他啄木鳥/橙胸咬鵑/火紅山椒鳥 等新種, 山皇鳩/山雀鶥是這裡的優勢鳥種, 紅額穗鶥/金頭穗鶥/紋胸巨鶥/綠嘴地鵑/黑冠黃鵯/紅胸啄花鳥易見.

"栗背鈎嘴鶥兩隻, 在遠遠的山谷中的一根枯樹幹上" 玉霞嘴裡念著鳥訊, 我望遠鏡往他指的方向望去, "在哪裡, 沒看到阿?", 我這樣回她, 玉霞又試著別的方式指出鳥的位置, 我看啊看的, 就是沒看到, 玉霞急了, 就從背上取下了單筒, 快速的架起了單筒調給我看, 呵呵呵! 漂亮啊, 謝謝玉霞, 我終於清楚的看到了牠, 再看了一回, 這時想嘗試著自己找到牠, 可是沒想到離開了單筒, 我居然仍然找不到那根枯樹幹的蹤影, 試了幾回......鳥終於飛了, 玉霞嘴裡碎碎念著說 "厚! 這隻鈎嘴鶥就是要等在這裡給你看喔!"

不好意思, 真不好意思, 找鳥這麼慢, 各位老師真要感謝你們耐心的分享與指教啦.

馬來鷹鵰Blyths Hawk Eagle Spizaetus alboniger

02702馬來鷹鵰Blyths Hawk Eagle Spizaetus alboniger.jpg 

火簇擬鴷Fire tufted Barbet Psilopogon pyrolophus

06001火簇擬鴷Fire tufted Barbet Psilopogon pyrolophus1.jpg 

山皇鳩Mountain Imperial Pigeon Ducula badia

04509山皇鳩Mountain Imperial Pigeon Ducula badia.jpg 

山雀鶥Mountain Fulvetta Alcippe peracensis

10909山雀鶥Mountain Fulvetta Alcippe peracensis2.jpg 

 

    全站熱搜

    van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