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 (4/1/2008 ) 天晴

三亞機場 集合   


杜鵯由台北-香港-三亞 來到三亞機場(國際), 我由廣州到三亞機場(國內), 因為我先到, 領了行李就去找國際到達, 沒想到不在同一個建築內, 近午時分的三亞機場艷陽高照, 我拖著大包小包行李, 終於找到方向, 哇!只有車道,沒有人行道, 還.....這麼遠, 汗流浹背, 包的車子也約在國際出口....噓!噓!噓! 喘著氣,照張照片, 下次可要記住了, 呵呵呵!



集合完畢, 乘坐避暑山莊包車直赴山莊, 沿路漂亮的沙灘美景, 在這個賞鳥行程裡, 實在吸引不了鳥人駐足一顧, 約下午3點到達山莊, 一路上鳥況很差.

餐廳簡餐後, 鳴鳳谷探路, 令人精神為之一振, 林相好, 鳥況讚, 密林裡氣溫宜人, 只是視野多數地方不廣, 樹很高, 在樹林頂層活動的鳥,真是不容易看, 轉眼1.9km走完, 經深圳鳥會 PT 細心指點鳥情, 安心夜宿天池避暑山莊, 期待明日與這裡的山中精靈相會.

因為中餐吃的晚, 再加上一路舟車勞頓, 鳴鳳谷探路回來, 梳洗完畢, 已經沒勁兒去餐廳吃晚餐, 簡單乾糧幾口, 就呼呼大睡了.

鳥種紀錄:

4月1日
02:10:00 PM 
尖峰嶺門口





黃腹花蜜鳥

峰海亭

黑眉擬啄木
鷹鵑(H)



Black-browed Barbet Megalaima oorti 黑眉擬啄木鳥

天池避暑山莊

淡紫鳾
綠嘴地鵑
赤紅山椒鳥
綠翅短腳鵯


Scarlet Minivet Pericrocotus flammeus 赤紅山椒鳥

15:15
純藍仙鶲 (H)
冠紋柳鶯
白頭鵯
家燕

哈哈!第一天就看到海南特有種-淡紫鳾, 可是密林中暗處, 光線不好, 看得不真切, 是黃嘴還是紅嘴?上身是藍色還是紫色? 還以為運氣沒那麼好, 是紅嘴是藍色上身, 是絨額鳾吧..... 回來後得雷鳥指正, 才知道, 海南島沒有絨額鳾, 真是中了大獎還不自知, 不過後來幾天, 每當鳥浪來時, 總能看到牠, 牠也可算是避暑山莊的優勢鳥種了.






Yellow-billed Nuthatch Sitta solangiae 淡紫鳾


D2 (4/2/2008) 下午有雨

上午 山莊附近/山莊停車場 
下午 鳴鳳谷

天池避暑山莊, 依山坡而建, 各個房間星羅各地, 由石步階串聯起來, 周圍熱帶雨林環繞, 初到時, 沒有別的遊客, 只有我們, 真是非常寧靜, 大自然的奏鳴曲在耳邊縈繞, 深深吸一口清新空氣, 滿是森林中的芬多精, 坐在建築原始風味的餐廳裡, 極目儘是清新綠意,真是愜意啊! 

昨天睡得早, 因此天未亮就已起床, 山中潮濕, 雖然被子乾淨, 但不是乾爽, 耐著性子盥洗完畢, 屋外已有早起的鳥兒在歌唱, 天空才露出魚肚白, 我們已經開始了今天的賞鳥!

尖峰嶺的第一個早上, 我們決定就在山莊附近走走, 七點七點半, 一群大盤尾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牠們就在房外高樹上鳴唱嘻鬧著, 足足有十幾分鐘,特有的冠羽和飄逸的尾羽和羽飾,加上誇張多變的鳴叫聲,令人印象深刻, 後來幾天早上的這個時候, 都有看到聽到牠們. 不過有幾隻大盤尾, 牠們長長的兩枝尾羽只剩了一枝, Panda說, 也許是繁殖期爭吵打架弄斷了吧.





Greater Racket-tailed Drongo Dicrurus paradiseus 大盤尾

早上山莊附近鳥況很好, 多數鳥種都"批發了", 這是大陸鳥友對同行鳥友都看到了某一鳥種的暱稱. 9:00 去餐廳吃了早餐, 就在停車場和往天池的馬路上打轉. 這回杜鵯發現了白翅藍鵲, 兩次, 循著他指的方向看去, 望眼鏡都還沒舉起, 就聽他說, "啊!飛了", 這是我的目標鳥種, 上回在廣西, 蔣魔帶著在山谷裡守了一個小時也沒守到, 這回連續錯過兩次機會, 那個懊惱啊.....

後來我們在路邊隱避往下的山坡上發現了傾倒的垃圾堆, 幾次經過都有牠們的影子, 於是我們一直在附近轉, 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 終於看到牠們了, 一次在山谷對面4隻, 一次在近處4隻, 應該不是同一群, 哈哈哈!又批發了.

餐廳裡的桌椅非常沉, 像是用類似烏心木那種不會浮於水的木種作成的, 一張張古樸的餐廳椅子用單手都拖不動, 用雙手拖還得小心姿勢, 以免閃到腰.



鳴鳳谷中1.9km寬闊適中的步道, 都是用原木鋪陳出來, 感覺滿雅緻的,在這濃密的熱帶雨林中, 好在有它, 讓人能舒適安逸的倘佯在林中流連忘返, 否則林子這麼密, 真是會讓人感到寸步難行.









賞鳥真是要講鳥運, 在我們之前來的香港5人團, 只有1人看到褐胸噪鶥, 今天我們不但批發了, 還看了兩回, 都在餐廳旁的樹林子裡, 第二次甚至是中午我們坐在餐廳等上菜, 面向林子, 2隻褐胸噪鶥忽然出現在距離我們不到10公尺的枝頭上, 不用望遠鏡也看得很清楚, 真是過癮極了, 那頓中飯吃的真是特別香, 4日上午, 要離開尖峰嶺的那個早上, 我們在鳴鳳谷裡又遇上了成群的褐胸噪鶥, 聒噪著他們特有爆發性的笑聲, 我們數到了6隻, 這回可讓杜鵯逮著機會拍到了下面的照片.


Grey Laughingthrush Garrulax maesi 褐胸噪眉

含著微笑吃完午餐, 稍事休息, 覺得還可以走走, 於是我們又往山莊後頭轉轉, 不過這時漸漸開始飄下了雨絲, 不過因為離山莊近, 不怕, 繼續賞鳥. 

走著走著, 雨越下越大, 我們就近在附近小屋屋簷下躲躲雨, 頭一抬, 發覺路旁樹上有隻柳鶯, 也許被雨淋濕了,正在整理羽毛, 身材修長, 腹部灰白,不黃, 啊!牠在梳理尾羽, 被牠展開的那幾枚尾羽都是白色的, 我的第一個感覺牠是 海南柳鶯, 牠外側第二枚尾羽是白色, 可是再想想, 看到的柳鶯腹部不黃, 而且不只一枚尾羽是白色的, 到底是甚麼柳鶯呢?回來後, 一直不能釋懷, 作了一些功課, 發現尾羽整枚底面是白色的有:

橙斑翅柳鶯(全部)/黃腰柳鶯(全部)/白斑尾柳鶯(外側3枚)/海南柳鶯(外側第2枚). 

冠紋柳鶯是外側尾羽的內緣是白色的, 從下往上看, 看到牠的尾羽是中間形成白色線, 而不是整片白的.

這隻柳鶯身材修長, 不是黃腰, 腹部灰白, 不像橙斑翅那麼髒,也不像海南那麼黃, 因此白斑尾最有可能, 不過Panda說, 有可能是 華南冠紋柳鶯 goodsoni 亞種, 要再研究研究, 不過那已經超過我能做功課的範圍, 就只有且待Panda下回分解 了.

鳥種紀錄:

4月2日

天池避暑山莊

大盤尾 4
斑頸穗眉 2
棕雨燕 4
08:00
栗背短腳鵯
海南藍仙鶲
黃腹花蜜鳥
白頭鵯
綠翅短腳鵯
白喉冠鵯
灰喉山椒鳥
灰眶雀鹛
白腹鳳鶥
09:00
橙腹葉鵯
冠紋柳鶯
紅頭穗鶥
黃冠啄木鳥
褐胸噪鶥 1
白翅藍鵲 8

鳴鳳谷

灰眶雀鶥
白腹鳳鶥
白喉冠鵯
紅頭穗鶥
白斑尾柳鶯(H)
棕頸鈎嘴鶥
12:15

天池避暑山莊

褐胸噪鶥 2
紅嘴藍鵲 2
12:50
淡紫鳾
黑喉噪鶥(H)
白喉冠鵯
04:50:00 PM  雨
山皇鳩 (H)
白斑尾柳鶯 1


Puff-throated Bulbul Alophoixus pallidus 白喉冠鵯

D3 (4/3/2008) 上午有雨/濃霧

上午 徒步去天池
下午 鳴鳳谷

半夜裡就唏哩嘩啦下著大雨, 到我們起床都還沒停, 天微微亮, 雖然不死心,老想往林子裡鑽, 但是實在雨太大, 甚麼器材都不能帶, 只有在房子邊, 屋簷下瞎轉, 照照蛾,蟲子甚麼的.



好不容易雨勢稍歇, 又起了大霧





感覺今天這場霧, 不會這麼快散去, 我們這樣坐困山城也不是辦法,於是決定往山下走, 看是不是山下能見度高一些, 還能看看鳥.






約2km到達天池, 果然氣象一新, 風景不錯, 只是沒甚麼鳥, 池子裡很多小鷿鷈, 沒見甚麼鷺科的水鳥, 只見池畔還在開發, 希望不會對這裡的生態環境造成太大的壓力.



回山莊的路上, 編號 35 的路燈附近, 距離山莊約 1.75km, 遇上了一次鳥浪, 我們見到了海南柳鶯, 這是我們這一次唯一見到海南柳鶯的地方, 因為牠是我的目標鳥種, 雖然同時有好幾種鳥在活躍, 我只盯著牠看, 全身鮮黃, 淺色腳, 上嘴褐色, 下嘴粉色沒有黑斑, 頭部看起來像是明顯的西瓜皮, 中央粗冠紋連到嘴基, 側冠紋不像黑眉柳鶯那麼深黑,上部羽色深褐綠,因為牠大約在路邊不到3m的樹上來來回回, 鳴唱了十幾分鐘, 因此牠的一些特徵都有機會一一辨識.

只可惜沒能從高角度往下看牠的尾羽的特徵--因為外側第2枚尾羽是白色的, 因此尾羽收起時, 應可看到近外側有一條白線, 哈!算是留一些遺憾給下次再來蓄積動能, 不過真的該知足了, 柳鶯可以這樣慢慢的看, 實在是太奢侈了, 這麼乖的柳鶯可惜了杜鵯沒帶相機, 我沒帶器材, 沒能留下美好記錄.


回到山莊祭完了五臟廟, 稍事休息, 霧已散開, 我們就再去鳴鳳谷逛逛.
這回終於碰到此行的第一隻全身黑色的螞蝗, 雖然聞名已久, 來海南島也心裡有準備, 近距離接觸還是第一次, 因為是3天來第一次遭遇, 我們的好奇心大過了恐懼感.





螞蝗是吸血的, 基本上吸飽了, 牠就自動脫落了, 牠吸血時會注入抗凝血劑, 有的種類會注入麻醉劑,  因此有時被吸附時不會有感覺, 事後血不容易止. 可以蟄伏1~2年, 雨後比較活躍. 吸盤吸附力很強, 身體可以抽長變細, 因此可以鑽過很細細縫, 用皮膚呼吸, 用感熱追蹤過往動物. 一頭是吸盤, 一頭是口器, 要追獵物時, 可以兩頭輪流替換, 像車輪一樣前進.

如果被咬你可以:
1. 讓他吸飽了自動脫落
2. 拍打附近皮膚, 震動讓他脫落
3. 用菸頭燙
4. 灑鹽/洗衣粉 或 用高揮發性噴霧劑噴牠, 讓牠脫水或不能呼吸而脫落

回到山莊, 大家感覺除了斑頸穗鶥外, 其餘的鳥種都給批發了, 要繼續留在尖峰嶺,而想看到新鳥種應該不容易了, 於是大家商量著開始計畫我們鸚哥嶺的探險. 
原先的說法是, PT 能來, 我們就跟著PT去, PT不能來, 我們就留在尖峰嶺轉, 這下 PT沒能來, 我們還要去, 又沒認識誰, 車/住/賞鳥點.....都沒著落, 豈不是去探險了.

於是忙著找PT問訊息, 有了方向, 再開始找車, 打了忌口推薦的電話......一陣忙和, 晚飯前搞定.


04/03/2008

早上下大雨轉濃霧

天池避暑山莊

07:20
大盤尾 6
星頭啄木鳥 1
赤紅山椒鳥
淡紫鳾
黑眉擬啄木鳥
10:20

去天池

棕雨燕 4
天池
白腰文鳥
小鷿鷈  12
小白鷺
夜鷺
海南柳鶯 35 號路燈

14:15

鳴鳳谷

褐頂雀鶥 2
純藍仙鶲
黑領噪鶥


Dusky Fulvetta Alcippe brunnea 褐頂雀鶥(頭烏線)


    全站熱搜

    van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