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觀鳥會-庭草遊記

眾所周知,雲南有著豐富多彩的自然景觀和民族風情,當我從另一角度審視雲南的時候,它仍是那麼的充滿誘惑,在剛過去的2006年,我三上雲南,只為追尋隱藏在深山密林裏的鳥蹤羽影。 

12月22日,我和深圳鳥友PT,冠羽一早飛往昆明,在機場與從臺灣趕來的曾國藩教授會合後轉飛保山,晚上8點到達白花嶺的保護區招待所。滿天繁星,貪婪的望著,想找回點舊日時光的感覺。 

為了在第一縷陽光出現前趕到觀鳥點,我們每天7點左右出發,車行六公里約25分鐘到達舊街子附近。山裏早晨的空氣寒冷清冽,莽莽群山萬籟俱寂。趁鳥兒還沒動靜前先介紹一下幾位同行者。 曾國藩,30年鳥齡的資深人士,目擊鳥種過4600,足跡遍及全球,用瘋狂形容最為恰當。PT,雪山攀登愛好者,浪跡西藏時被麥茬下的藥,這毒啊中得很深,少言多思,鳥功進步很快。冠羽,臺灣鳥友,性情中和,從外表無法窺視其內心的狂熱,是個看見鳥就開心的人。至於我,雖一向以閑雲野鶴自居,一旦認准方向就會義無反顧。可想而知這是個搜刮鳥種的組合。

我和PT各帶了300的定焦,只適合拍拍林鳥,權當記錄。 晨曦初現,鳥兒也蘇醒了。領唱的往往都是近處的柳鶯和遠處的黃嘴栗啄木鳥,稍後會聽到環頸山鷓鴣的獨特哨叫,不用多久就形成了大合唱,此起彼伏,自然之聲飄于山野,的確美妙動人。

23號,我們的線路是林場廢棄屋—金廠河:
這段伐木林道長約4KM,坡度較緩,很適合漫行觀鳥。冬天的鳥集合成群遊蕩在山林裏,總是大群的灰眶雀鶥打先鋒,混雜著白喉扇尾翁鳥,紅頭穗鶥,金眶雀鶥,栗頭翁鳥鶯等小型鶥類,每每相遇總讓我手忙腳亂。拍到的第一隻鳥是火尾希鶥,絢麗的羽色讓我驚歎自然造物的奇妙。

一個拐彎,我們這群不速之客驚起一隻雉類,雖然只有短短的幾秒,曾教授還是辨認出是紅腹角雉 ,追蹤到小山坡,趟出一隻棕胸竹雞。山谷裏飛來3只鴿鳩,體大而色淺,曾老師一眼看出:山皇鳩,高手的功力在於捕捉特徵於瞬間。

走在前面的曾老師經常會駐足聆聽,通過一些蛛絲馬跡發掘好鳥,灰脅噪鶥和斑尾鵑鳩就是證明。蜿蜒的山路最終消失在竹林裏,一群橙額鴉雀給這段路畫了個美妙的句號 。
中午的時候還發生了件有趣的事,曾教授解決三急時撞見領角鴞 ,我想起去年在婺源發現褐林鴞,PANDA遭遇白頰山鷓鴣都是同樣情形。意想不到的時候常有驚喜,這也是觀鳥的樂趣吧。

原路返回途中也有收穫,在一處山泉溢滿路面的拐彎處,我見到了環頸山鷓鴣,還有只雌雉沒認出來,它們太機警了,不會留給你太多的時間。這天的好鳥有紋胸斑翅鶥,黃腹翁鳥鶯,栗喉貝鳥鶥,灰腹地鶯,金胸雀鶥,栗頭雀鶥等。 

24日我們從舊街子出發前往黃竹河方向:
山路原是茶馬古道,翻過高黎貢山便進入騰沖界,昔日的繁華已湮沒在荒草灌叢裏。這條線路山陡路窄,古木參天好鳥往往出沒於此,一大早便收穫了火尾太陽鳥,褐喉和鏽紅腹旋木雀。

PT和曾教授體力好走得快,陰暗的路面上不時驚起長尾地鶇。我和冠羽跟在後面,且走且停。值得炫耀的是我口吐白沫的時候看到了白喉[姬]鶲,它安靜的在竹林下層翻飛,等我清醒想拍時卻沒了蹤影。中午在大峰包午餐,斑喉希鶥,棕肛鳳鶥,麗色奇媚就在一旁的樹梢上嬉戲,抬頭又看見鳳頭蜂鷹飛過山巔。我舉起望遠鏡看了看白雲繚繞的主峰輕歎了口氣,那是火尾綠鶥和白尾梢虹雉出沒的地方啊。PT他們回來了,見到了褐灰雀和寬嘴鶲鶯。 

25號兵分兩路,PT和教授繼續走黃竹河,我和冠羽走金廠河:
一個小時後PT給我發來短信,他拍到了楔頭鷯鶥和棕腹鵙鶥,我們則收穫了棕腹大仙鶲,林雕。中午會合後決定步行下山,先後遇到棕腹藍仙鶲,白點翅擬蠟嘴雀。路邊的坡上有點動靜,PT的仔細讓我們短時間內連續逮到白喉噪鶥和灰翅噪鶥。回到招待所附近,在玉米地裏發現點胸鴉雀。 

26號我和PT下白花嶺前往騰沖,教授逗留繼續找他的黃嘴藍鵲
送我們下山的張師傅原是白花村的村長,買了部車農閒季節跑跑運輸。他見識過觀鳥人,知道我們的想法,隨喊隨停極有耐心。 剛到山腳就遠遠見到只猛禽,待它停下,從單筒裏看清是只灰背隼,一路的傳奇由此揭開序幕。

車到賽格站,PT發現果園裏有小鳥活動,原本過怒江去尋找的紫色花蜜鳥就這麼輕易遇上了。繼續前行,江邊的電線樁上站只猛禽,我小心的慢慢接近,只拍了兩張它就飛跑了,回調細看,毫無疑問是只褐耳鷹成雄,美死了我們。

到了東風橋,和中巴司機談好,如有好鳥希望可以停車,途經大蒿坪時也希望能休息10分鐘,司機滿口答應,真是西部特色哈,換了在深圳,不說司機,乘客都會把你扔出車去。 山路一直盤旋到雲端,這坡一爬就是40KM,山上到處都有盛開的野櫻花樹,滿樹的花在風中蕩漾,那是搖曳的風景。不時有小鳥橫穿公路沒入草叢,大部分都是鷦鶯之類,也見到幾隻雄鷹在山坳裏翱翔。快到山口時,PT說見到了火尾綠鶥,那一刻,我驚諤得甚至忘了捶胸頓足。還好,很快一隻黃嘴藍鵲的出現撫慰了一把我受傷的心。 

到達大蒿坪,我們找到了傳說中可以坐在餐廳裏欣賞棕背田雞的地方。可惜鳥去樓拆,剩下我們在風中惆悵唏噓。 

到騰沖時已是下午4點,安頓好我們即刻趕到城邊的來鳳山。抗戰時這兒發生過激戰,現在山上鬱鬱蔥蔥,幾乎看不出任何戰火的痕跡。山頂有座紀念塔,周圍環繞許多大樹,鳥況很不錯。可能是見慣了遊人,這裏的鳥膽子比較大,如果天氣好,絕對是拍鳥的好地方。短短的兩小時見到20多種鳥,當然包括來鳳山的招牌鳥—細嘴黃鸝。 

騰沖是個休閒的小城,整潔而幽靜。在風味夜市晚餐時碰巧和香港藝人舒淇同桌,我當然沒有點破,看了我拍的照片後她推薦了幾個小吃就離去,可能對我們隨身帶的長鏡頭和望遠鏡產生了疑慮吧。

剛進賓館感覺到房屋搖晃,一會從網上知道了臺灣地震的事,真是奇怪,這麼遠也有強烈震感,難道騰沖的地下是積木搭的? 

27號
清晨,聯繫好的尹司機來接我們,騰沖的氣溫似乎比白花嶺低,出城發現大霧彌漫,10點後霧氣才慢慢消退,進瑞麗後幾天都這樣,比較煩人。到盈江的這一路都是一派壩上風光,兩邊遠山,中間一馬平川,地裏全是甘蔗林。空中不時有大群的牛背鷺飛過,電線上站崗的主要有棕背伯勞,黑喉紅臀鵯,紅隼,山斑鳩和白胸翡翠。

中午時過盈江,在大橋上看了半小時水鳥,共十來種,如[普通]鸕鷀,赤麻鴨,磯鷸,青腳鷸和斑魚狗。 
出縣城不久開始爬山,大概上坡25KM,下坡30KM。路上沒怎麼細看,只見到栗腹磯鶇,小鵐,鳳頭蜂鷹和大嘴烏鴉。過山口後不久到了64。5KM處,多次載過觀鳥者的尹司機說鳥點到了,我們便下車步行到67KM再上車。鳥很多,在公路兩邊的樹上亂竄。
那邦的山林保護尚可,大概屬於原始次森林吧。看到5只大猛禽時我很興奮,以為是兀鷲,急忙發短信給PANDA和哀勞狼報喜,PANDA的冷水迎面潑來:那幾隻高山兀鷲天天見。名不副實嘛,這裏海拔至多1800米。PANDA你也忒不厚道,讓人多陶醉會不成嗎! 一路下坡到了路的終點,也就到了邊陲小鎮拉咱,鎮上有點蕭條,原因是緬甸方面閉關了,不再允許木頭出口,難怪鎮外到處停滿了似乎廢棄的卡車。 

那邦的觀鳥點簡單來說就是兩點一線,第一點是路邊的一處幾十畝的農田,傍邊有條小石頭河,田中有水渠流過,中間有小片水塘和菜地,實在普通的一塊地.第二點是榕樹王,小山頭上有顆百年老榕樹,覆蓋面積10餘畝,現已開發為景點。景點的停車場邊有一簡易房,傍邊溝裏長滿樹木和竹林,可以聽到山溪的流水聲。這裏視野比較開闊。一線指的是從盈江到拉咱的公路,從64KM到78KM的鳥況較好,此後的兩天多時間我們就在這幾處來往跑場。 

我們在邊陲賓館放下行李趕快找個小店午餐,然後趕到第一點,首先看到一群林八哥和牛群廝混在一起,細看裏面還有一兩隻白領八哥。天上不少燕子飛,我隨手拍了幾張,沒想到後來始終找不見的鳳頭樹燕此時已袋入囊中,被其名字所惑,老想著在樹上和竹林上去找,犯了方向性錯誤。很快白斑黑石即鳥,紅嘴椋鳥,沼澤大葦鶯,棕胸佛法僧,黑背燕尾都找到了。

PT目瞪口呆的站在田裏看著猛隼從緬甸方向飛過頭頂,拍了個黑點留作紀念,你要說是只烏鴉肯定能把他氣死!天黑時分,幾乎要失望時終於在小河的石頭上用單筒搜索到距翅麥雞。 

28日我們主要在公路兩邊活動
司機把我們送到高海拔的地方,順路而下,一溜煙的下坡,輕鬆愉快。首先把黃嘴栗啄木鳥拍到手,灰奇鶥也沒錯過,黃腰太陽鳥多到懶得看。一大群針尾綠鳩停棲在大樹上吃果果讓我著實拍了個夠,這種鴿子滿樹的景象只在海南霸王嶺體會過一次,那次的主角是厚嘴綠鳩。之後出現的好鳥是鷹雕,有只很小的燕子卻勇敢的迎擊它,老狼看照片後說象某種岩燕。

烏鵑的發現有些滑稽,當時用單筒對著白點翅擬蠟嘴雀細細欣賞,後面站著只黑卷尾也沒理會,等風吹樹動露出尾巴,差點驚出一身冷汗,是烏鵑啊!中午PT直接去第一點守候田鳥,我們只好打了個飯盒給他。路上拍到綠喉蜂虎,也算填補了圖庫空白。下午我們去榕樹王探路,剛到一會兒停車場邊的竹子上來了一群鳥,白頭鵙鶥和紅頭鴉雀!只顧觀察忘了拍照,心裏安慰自己:明天再來守吧,下山時路遇暮歸的白冠噪鶥,9只魚貫穿越馬路,非常有秩序。

PT說要想拍好噪鶥,最好攔腰截斷鳥群,它們不會丟下掉隊的同伴,一定會互相呼喚等待,這時守候在路邊就有機會。在枯枝上黃冠啄木鳥的恬雜訊裏我們又度過了愉快的一天。 

29日
天一放亮就見到一隻大盤尾孤零零的在高枝上淒厲的叫喚,恐怕受了什麼刺激。接下來的事情令人興奮:連續碰到成群的緋胸鸚鵡和鷯哥,在野外能遇見這兩種受人類傳統迫害苦大仇深的鳥種心裏真的很欣慰,同時也祈求上蒼:永遠賜與它們一片自由的天空吧。

其後拍到棕頭鉤觜鶥,這傢伙永遠藏頭露尾的,實在難伺候。下午在榕樹王一帶徘徊,按前人指點我去山溝裏蹲點找鶥類,順利拿下紋胸鷦鶥,意外收穫了竹啄木鳥,紅嘴鉤嘴鶥卻不見聲息.。回到停車場,好久沒有什麼鳥況,正對著竹林發呆時,突然一隻白眉棕啄木鳥跳到竹竿上,眼疾手快卡卡就是幾張,心花怒放啊,難得的好鳥,絕對的運氣。心滿意足的下山,找到了綠喉蜂虎過夜的那棵樹,謔!上百隻在那恬噪不休,密密麻麻的擠滿了枝杈,不仔細分辨還以為是一串串的芭蕉呢。

30號,我們要轉戰瑞麗的日子
今天出門較晚,上山不久便看見4只在路邊覓食的棕胸竹雞,早晚時分一定要注意公路兩邊的排水溝,時常能見到些好東西,前兩天就多次遇見綠翅金鳩和一隻赤麂。

5分鐘後一隻雌原雞大搖大擺的在公路上散步,情急之下忘了調設置,拍了一堆糊片,再轉一個彎發現前面有只雄原雞,心僕僕跳,再拍,再糊,懊喪不已。

雲南就這麼神奇,你永遠不知道好鳥什麼時候會跳到你面前,關鍵是,你準備好了嗎? 下山時被一隻佇立枝頭的鳳頭鷹戲弄了半小時,圍著它轉了270度,因為PT說可能是褐冠鵑隼。

吃過午飯上盈江邊去撞黃嘴河燕鷗和灰燕鴴,沒得逞,做為補償,把調皮的紅頂鶥捉拿歸案,氣人的很,明明在你眼前的竹叢裏跳躍,就是無從下手。 

一路無話,直到戶撒。在山下田野裏收穫了斑椋鳥後直上山口,看天上飄著小雨,我們只帶了雙筒上道,大錯特錯啊。這裏居高臨下,是看鳥拍鳥的好點,一個多小時下來,知道徹底丟掉了拍到藍綠鵲,血雀,斑尾鵑鳩和厚嘴綠鳩的大好機會,還說什麼呢,掌自己嘴吧。 

瑞麗不是陌生地,我曾兩次來此,小城依舊,悠閒的人們徜徉在慵懶的黃昏裏。為避開元旦的遊人,我們決定31號去莫里,那畢竟是個風景點。 莫里離市區約30KM,打的半個小時可到,門票30元。莫里屬小片溝穀雨林,林內陰暗潮濕,樹木高大濃密,看鳥不易拍鳥更難。

雨停時我們在溝外公路邊轉一下,長嘴地鶇一直保持著安全距離在路邊找吃的。短尾鷦鶥是莫里的常見鳥,喜歡在近水的陰暗角落裏出沒。我們沿小路溯溪而上,依次見到棕胸藍[姬]翁鳥,紅頭咬鵑,緋胸鸚鵡,大鵑鵙,最奇怪的要數小溪裏的綠鷺,沒想到它還喜歡這種生境。

繞過瀑布走到對面懸崖上的小路,這裏看鳥沒那麼吃力,在林子裏遇到一個大鳥浪,好鳥有斑姬啄木鳥,栗額鵙鶥,小盤尾等。走出林子已是下午3時,外面林木稀疏處是鵯類的天下,黑[短腳]鵯,黑喉紅臀鵯,紅耳鵯,黃綠鵯,黑冠黃鵯,黃腹冠鵯,應有盡有。溝裏天黑得早,我們約了的士來接,最後的半小時看到藍翅葉鵯,更令人叫絕的景象出現了,一群赤胸擬啄木鳥象集會一樣紛紛飛到一顆高大的落葉樹上,我數了一下,至少14只,信不信由你。回賓館時我們順便去了瑞麗江大橋,見到一隻孤身赴約的黑頸鸕鷀。 

31日的午夜,在陣陣爆竹聲裏,07年來了。新年的1,2日

我們都在城北15KM的南京裏活動.棕腹杜鵑成為我新年的第一個新種,我在南京裏和杜鵑有點默契,4月只見到栗斑杜鵑,其他見過的在這裏只能聽到。PT在新年裏拍的第一張鳥片是藍綠鵲,其他都糊了。南京裏鳥況最好的地點要數廢棄教堂旁邊的小路和電線辟道,再有就是南邊的一條通向村莊的土路。相對而言,南京裏是拍鳥的好地方,只要有充裕的時間,鳥友們一定可以拍到滿意的照片。血雀,栗喉鵙鶥,灰頭鴉雀,黑眉鴉雀,大黃冠啄木鳥,栗頸噪鶥,銀胸絲冠鳥,紅翅數鶥,赤尾噪鶥是南京裏奉獻給我們的新年禮物,但耳邊卻響起了伐木的鑿鑿聲,村民們為了生活需要開荒種地,這種現狀我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真誠的希望這些美麗的精靈永遠活躍在這片山林裏。 

3號,在雲南的最後一天,我們去芒市機場的途中順便去了趟畹町生態園,只拍到了較為清晰的雌原雞,霧氣太大恐難有什麼期待。 有些好鳥沒有見到,但也沒有遺憾,緣份到了,他日再相見。 要離去了,看看藍天,看看白雲,有些不舍,有些不忍,什麼時候我再回雲南?

    全站熱搜

    van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